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电子烟排行榜_梵诺诚品电子烟充电加烟油使用方法及注意事项_有谁有微信卖电子烟的朋友_大烟雾电子烟品牌_电子烟有没有危害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电子烟实体店 >

《你好,少将大人》作者:寒武记(连载中) - 未完结 ...- …

时间:2019-02-08 04:3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“她说她叫温守忆。”顾念之留神查看何之初的神情,见他墨黑的眼底波澜不惊,只是身上的气息冷淡了一些,马上呵呵两声,道:“何教授,她也许是为了我好吧?您别生气。”顿了顿,又半带嘲讽地道:“说不定,她是知道我这个人最受不了激将法,所以临时激我一激,这样我才能更好的发挥。您看,今天我不是发挥地很好吗?——您是会给我录取通知书吧?”何之初慢条斯理收好文件夹,站起来看了顾念之一眼,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:“你的语言表达能力不错,要继续保持,以后争取做能出庭的辩护律师。”一边往外走,一边掏出手机,发送了一条消息出去,又在b*学院的录取网站上将顾念之的名字摁了“录取”,确认之后给顾念之看:“你可以查你的邮箱,录取的电子邮件应该已经自动发送了。纸质的录取通知书三天后你应该会收到,如果没有收到,你给我打电话。”何之初还在手机上发短信,一边面色寡淡地说:“我要真不想要你,只要让你面试失败就行了,何必多此一举,还给你一个特殊的春季入学名额?我没那么多闲功夫招了你还给你穿小鞋。”顾念之在何之初背后做了个鬼脸,笑嘻嘻地说:“我就知道何教授不是那种心胸狭窄,两面三刀的小人,所以我带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来面试,还好我赌赢了。”何之初停下脚步,回头看了看她,蹙黑的双眉皱了皱,“别瞎想。”然后岔开话题,“从你今年夏天毕业,到明年春季入学,有半年多的时间,你有什么打算?”“公是公,私是私。你不要多想。”何之初点燃一支烟,波光粼粼的桃花眼看向温守忆,并没有问她,但是温守忆明白顾念之那个小姑娘一定告过状了。“……就是这样,我是好心,不想何教授您以后闹心,也不想小姑娘因为这件事前途有误。没想到这小姑娘倒是伶牙俐齿,而且特别会扭曲别人的意思,我都快被她挤兑得下不来台了。”温守忆轻言细语说道,一边将何之初递过来的文件夹打开看了看,把里面的文件分门别类重新整理了一遍。他面前的温守忆身材微丰,细眉小嘴,挺直纤细的鼻梁,还有微微上翘的凤眼,和他的桃花眼有些像,但更加细长,像从古画里走出来的仕女,丰满、圆润,带着风平浪静后的楚楚风姿。“冯宜喜是违反了校规,不仅被开除了,而且现在被判刑,要劳教一年。”温守忆很是惋惜地道,“这个学生才是真正可惜了,不知道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,被人整得太狠了。”“守忆,你也是律师,就凭你这样不专业的用词,我能马上辞退你。”何之初将文件夹推了回去,“跟着我的人,说出这种话,我不想贻笑大方。”跟顾念之的那件事她也后悔来着,但之前看何之初听了录音一句话都没说她,还以为过关了,原来何之初只是隐忍不发,放到这里等着她呢。“不接。”何之初有些不耐烦地站起来,“什么乱七八糟的案子你都拿到我面前,温助教,是不是最近太累了,你的工作水平才下降了?要不要我给你放个大假,或者辞职回去算了?我可以另找助教。”何之初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,伸手过去,凉凉的指尖掠过她的眼脸,顺手擦干几滴眼泪,声音清隽又阴缓:“好。不过没有下一次。”说着,转身出去了。顾念之虽然有些不自在,但梅夏文一到车里就松开手,分寸把握得很是恰如其分,不过当他越过她的身子要给她系上安全带的时候,顾念之忙推开他的手:“我自己来。”梅夏文摇摇头,顺便拿出给顾念之准备的希腊酸奶递过去,一边说道:“我家里人想让我回去帮忙,我的律考过了,回去实习一年就拿律师执照可以执业了。”梅夏文看了一眼,忙划开手机接通电话,轻松的笑意从声音里溢了出来:“维南你这个女汉子,还有这么小女人的时候啊?说吧,出什么事了?”梅夏文挂了电话,见顾念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,主动说道:“是我的高中同学,她家里出了点事,找我借了点钱。”顾念之推开车门下车,有些惊讶梅夏文二话不说就借了这样大一笔钱,“……确实是同学吗?不是电话诈骗吧?”顾念之白了他一眼,道:“我是担心你真的被骗了,我们晚上的饭局又泡汤了。”顿了顿,她又说:“……要不,晚上我付账吧,反正我也想请宿舍的姐姐们吃饭呢。”“你这是小看我。十五万而已,借给她还不至于我就吃不起饭了。”梅夏文莞尔,忍不住把顾念之圈在胸前,耐心给她解释:“你别担心。艾维南是我高中同学,我们挺熟的,家里人也都认识。”一路上艾维南跟他聊了半天,梅夏文说起晚上自己要去红房子食府请客,艾维南在电话里欣喜地道:“班长!我好几年没有去红房子吃过饭了,班长一定要多吃点儿,把我那份吃出来哦!”“千真万确。维南,作为过来人,我可以说,你一句话就能转给你十几万的男人,这个世上不多,一定要抓紧啊,加油!”室友比了个大拇指给艾维南。绿茶方玉白的手指间夹着一支女士香烟,高雅地吐出一口烟圈,斜睨壮士一眼,“壮士,如果你把你的口水擦一擦,我就告诉你牌子。”“就是今天早上,面试结束何教授就直接给我发了录取通知书,不过是电子邮件,正式的通知书说三天之后会到。”顾念之也跟着举起酒杯,欢快说道。“是啊,家里人催呢。”妖姬面前的菜是帕尔玛干酪鸡肉和生菜甜椒小章鱼沙拉,她用叉子将切得细细的干酪和番茄酱混在一起,抹在鸡胸肉上,再切下一小块慢慢地吃。直到梅夏文领着一个容貌清秀,身材适中的女孩子走了进来,她才笑了笑,轻轻咳嗽一声,语气分外耐人寻味:“班长原来是出去会佳人去了?”艾维南非常爽朗大方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,反客为主道:“我来晚了,自罚三杯。你们随意,夏文是个好客的人,大家别拘束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。”说着一口干了,又连喝两杯,一副女主人的气势霎时间就显出来了。“就是,班长你昨天还当着我们大家的面说要追念之呢,怎么现在备胎来了就闭口不提了?”妖姬最擅长恃靓行凶,说话向来直来直往,噎死人不偿命。“王君雅!”梅夏文眉毛抬了起来,叫着妖姬的大名,表示他生气了,“有外人在你给我留点面子好吗?念之还没同意让我追她呢,你这样说,把念之吓跑了怎么办?”艾维南的眼神黯了黯,但这情绪只是一闪而过,她这时好像明白了梅夏文这些大学女同学为什么对她不待见了,顿时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:“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——我和班长同学六年,一直是好朋友,铁哥们儿。他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说着,她端着酒杯站了起来,走到顾念之身边,弯腰跟她捧杯,笑着说:“你就是顾念之?我们班长的心上人?真是个娇滴滴的俏娃儿!你别怕,如果班长对你不好,你跟我说,我帮你教训他!他啊——”艾维南看向梅夏文,拖长声音道:“他就是这样的脾气,对谁都好,对自己心底的那个人,就更好了。”“班长,我说的大实话,总得让顾念之小妹妹知道你的好啊!你这样的男人,谁跟你在一起谁就有福气。——念之小妹妹,我看你就是有大福气的人。至于我呢,你别在意,你就别把我当女人就行了,我是响当当的女汉子!”艾维南忍着怒气装没听见,放下酒杯,直起身对梅夏文道:“班长,我今天来,是专门来谢谢你借给我的十五万块钱。我回c城,是给家里人送钱的,他们还等着急用呢。你们慢慢喝,我先走了。”“班长,人家是女汉子,不是女孩子,怎么会不方便?”绿茶方仪态万方地拿餐巾抹了抹唇角,目光里却尽是冷意,“亲自送钱回来?呵呵,这年头还有人不会用网银自动转账?要不要我教你?或者支付宝也行啊,再不成微信转账都可以的,不用跑这么远回来送钱。”顾念之噗哧一声笑了,回手搂着绿茶方的胳膊,歪着头靠在她肩膀上,说:“我好高兴我是你好朋友,你要继续保持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好习惯。不然你绿茶方出手,没有男人能逃得过你的手掌心啊!”壮士默默地看了看顾念之她们宿舍的方向,道:“也是,那班长加油吧!顾念之虽然没有家世做助力,但她这么聪明,以后一定前途无量。”一个人垂头斜靠在床上玩着手机,看着梅夏文发来的一条条短信,她轻叹一声,起身走到窗边,看见瘦高的梅夏文背靠在车头,手指间一点红红的火光忽明忽灭。——那应该是一支烟。“你这个样子,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上去?”梅夏文扔了手中的烟,从顾念之手里接过那个大盒子,另一只手依然抓着她的胳膊,往自己车那边走去。“念之,你是生气了吗?”梅夏文把那星巴克大盒子放到自己车头,两只手都抓住顾念之的手,握在身前,轻言细语跟她解释:“艾维南是我初中和高中同学,她就这个样子,跟男生一样大大咧咧,真的是哥们儿,你不会吃她的醋吧?”“班长,你的同学跟你什么关系,你真没必要跟我说。”顾念之别过头,盯着路灯下明亮开阔的地方,喇叭柱子一样的光线里,一只只飞蛾盘旋来去。“我怎么能不跟你说呢?我喜欢你,我也在追你。”梅夏文看着顾念之别扭的样子就觉得可爱,大大的墨色瞳仁看着跟漫画里的美少女似的,微微噘起来的双唇饱满莹润,像在诱人亲吻。“她跟我这么多年同学,如果要有什么,早就有了,哪里会等到今天?”梅夏文苦口婆心地解释,“我对你是真心的,而且我知道你不是小心眼的姑娘。再说,你比她聪明,比她漂亮,我又不瞎,怎么会舍你而取她?你就算对自己没信心,也要对我有信心。”“念之,你是学法律的,怎么跟那些无知妇孺一般见识?我喜欢你,本身就证明了你比别的姑娘高人一等。——你不信自己,也要相信我的眼光。”梅夏文说着说着,就向顾念之靠近了。“嗯,你上去吧,我看着你上去了我再走。”梅夏文又点了根烟,看着顾念之笑了笑,心想这小姑娘看着随和,其实要打动她的心真是不容易。一夜醒来,天已大亮,妖姬在阳台上做瑜伽,听见顾念之在跟绿茶方说话,回头叫她:“小四,班长给你送早餐来了,我看见了,好像是福满楼的早餐套餐。”三月初的c城,早上还有一点点凉,但福满楼出品的热热的燕窝薏米粥,鲜得掉眉毛的灌汤包,以及味道正宗的酱牛肉,好吃得完全停不下来。“好的好的!”顾念之大喜,双手伸出,从何之初手里接过他的名片,看见上面有他的邮箱地址,当然还有电话号码,以及他的办公室地址,还有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地址。她心里有些感动,轻轻嗯了一声,收拾东西下楼,结果在图书馆门口看见温守忆殷勤地给何之初教授撑着一把伞,一边躬身打开后座的车门让他上车。顾念之本来一直惦记霍少的电话,后来等到了周五,霍少那边还是没有回音,她也不好意思一直追着陈列去问,更不好意思去问阴世雄和赵良泽,就这样拖到周五下午,结束了最后一门课,她对殷殷期待的梅夏文带着歉意道:“夏文,我有事周末要回去一趟,不能陪你了。”他虽然也快毕业了,毕业论文也做得差不多了,但是他还有系学生会和学校学生会里的杂务要处理,为了挤出时间跟顾念之相处,每天恨不得只睡三四个小时。梅夏文默不作声在手机上划拉了半天,用自己的银行卡给她开了个新支付宝账号,将账号和密码用短信传到她的手机上,道:“周末我也可能不在城里,这个账号你拿着用吧。万一有事,也不会着急。”顾念之看了绿茶方一眼,知道她对男女之间的感情见识很深刻,就把手机掏出来,给她看:“……是这样,梅夏文给我开了个支付宝账号,我不知道怎么办好。”绿茶方凑过去看了一眼,笑了,拍拍她的后背:“不错啊。咱们班长真有些霸道总裁范,一言不和就甩你一脸支付宝!——小四,好好留着,记得给姐姐们买些东西留个纪念。”“快过来,我的仪器已经准备好了,这个周末我就在这里住下了,你哪里都不许去,好好在这里让我检查。”陈列拉着顾念之进到书房。“吃什么晚饭?饿一顿不要紧,就当减肥了。”陈列根本不听她的话,一把将她的背包取下来,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到检测椅上,一连串的测试仪器迅速搭到顾念之的头上、胳膊上和心脏上。陈列镇定地摇头,“当然没有中毒,你中的只是烈性媚药,效果比一般媚药强烈很多。为了给你配解药,我可是连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。”“当然是真的,所以你要报答我,让我做后续观察,完善我的解药的数据系统。”陈列推了推自己快要滑到鼻梁下方的眼镜,恢复了严肃的神态。“没有一头牛,有红烧肉吃不吃?”陈列探头进来看了看,对顾念之活蹦乱跳的精神表示赞许,笑眯眯地摸着下颌刚刚长出来的一点点胡子茬儿,说道:“是驻地小食堂送来的营养餐,外面吃不到哦!”“嘿嘿,你这熊孩子,越来越皮了!”陈列在顾念之面前索性倚老卖老,“想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跟小动物似的,见人就挠,我的手背至今还有你的手指甲印呢!”天色已经不早了,叶紫檀要回驻地,陈列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,就对顾念之商量道:“念之,我和叶医生回驻地了,你一个人在这里住没问题吧?”霍绍恒穿着黑色t恤,军绿色迷彩裤,裤脚扎在军靴里,手里夹着一支烟,高大雄阔的身躯站在路灯底下,气势恢宏,让人马上有立正稍息报告首长的冲动……“晚上跟一大家人吃饭,人数虽多,而且繁华热闹,但我却如同身处闹市的迷路人。那些繁华热闹不属于我,我只想跟你在一起,天荒地老……”梅夏文大喜过望,急忙调转方向盘,往顾念之住的风雅小区开过去,一边道:“我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你那里了,差不多十点左右吧。”霍绍恒挂了电话,将工作手机扔到书桌上,走到阳台上,一手点了一支烟夹在指间,一边戴上特制的多功能蓝牙耳机,终于通过外线拨通了顾念之的电话。本网站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,对剽窃、抄袭等不法行为的发生不具备充分的监控能力,对他人在本网站上实施的此类侵权行为依法不承担法律责任,侵权的法律责任概由剽窃、抄袭者自行承担。当您认为本网站某些信息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立即通知我们进行处理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